壳中的灵魂,未来的孤独

在设计师 P.J 的潜意识里,她希望自己能够生活在未来,所以她一直对制服元素 、AI 科技、科幻电影和动画有着莫名的好奇与共鸣。她的想象很多都源自于电影和网络带来的幻影,她幻想中的个人世界是如此,她的设计审美也是如此。 新一季灵感源自押井守的动画电影《攻壳机动队 2:无罪》。

电影中,现实与虚构模糊了界线,人和机器人模糊了界线,这种模糊性让设计师为之着迷。P.J 找来电 影中提到的小说《未来的夏娃》阅读,这部科幻小说由法国作家利尔·亚当出版于
1886 年,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它已经将我们今时今日正在上演的探讨思索得很深。
利尔·亚当说:“如果我们的神和希望都不过是科学现象,那么我们必需承认,我们的爱是也科学现象。”人类最终的梦想和命运是什么?是物欲横流还是纯洁的爱情?如果纯洁的爱情并不存在,那么现代科技能不能将“完美的情人”制造出来?新世代的好莱坞电影《她》也回应了这一主题,所谓“完美的情人”只不过是一场孤独的幻觉。 说到底,这一切仍然是一个关于人之孤独的命题,而技术,会使我们的未来更加孤独吗?

对 P.J 来说,孤独是她一直在思考的命题。其实,人从本质上就是孤独的生灵。她接纳和拥抱这种孤独,即使在狂欢中。她的时装也一直走在独特的道路上,从懵懂摸索到主动寻求自我突破和解放,颇有一种遗世独立的味道。她的时装是她自我的投射, 也是打破界限的,有其不确定性的。她一直设计的是高级成衣,但自有一种桀骜气质, 它甚至让人感到不易亲近、不易驾驭,但总能惊艳投契之人。

“我们都对爱情都有很高的要求,但并不能达到我们理想的状态。”设计师对爱情有着唯美主义的追求,结论又带着悲观的宿命论色彩。仔细想来,未尝不是一种通透与释然。因此,她的设计语言是克制的,摒弃了故作性感,是女性主义的,只为自我而存在。 新一季时装颜色较之之前丰富一些,有黑、白、红、紫、墨绿等,如重重叠叠、独步未来时空的孤独幻影。红色和黑色仍然是主打色,是极具设计师个人特色的色彩,也延续其一贯以来的宗教意味感。继续应用了刺绣元素,既是中国的,也是未来的。设计师一直热爱和注重对东方元素的应用,但一直是潜移默化的形式,不是喧宾夺主的夸张炫示。

这个系列是设计师对网络时代生命和未来所做的思考和交出的功课。孤独,然而是一 种积极的、清醒的孤独。设计师说,对于肉体她没有执念。如果灵魂可以转化为网络数据,她很愿意为之一试。正如《攻壳机动队 2:无罪》中,留下的巴特并不会觉得孤独,因为他记得少佐留给他最后的话,“只要在网路里,我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